搪玻璃反应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搪玻璃反应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剑阁一行三会金融监管体制不可持续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6:28 阅读: 来源:搪玻璃反应釜厂家

李剑阁:一行三会金融监管体制不可持续

中央汇金副董事长李剑阁表示,现行一行三会监管体制是不可持续的体制,他认为这一体制使得央行的核心宏观调控地位不能得到体制保障。

===本文导读===  李剑阁:一行三会金融监管体制不可持续

中央汇金副董事长李剑阁:汇金减持是正常的资本市场运作  李剑阁:为什么A股战无不胜的人 到了香港都要折掉  李剑阁:A股游戏规则是中国特色的游戏规则  ===全文阅读===  李剑阁:一行三会金融监管体制不可持续  中央汇金副董事长李剑阁13日在“清华五道口金融家大讲堂:中国资产证券化论坛”上发表观点认为,现行一行三会监管体制是不可持续的体制,他认为这一体制使得央行的核心宏观调控地位不能得到体制保障。  近期李剑阁与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合作完成了金融监管体制新设想这一课题。据李剑阁称,初步的建议是将机构监管变为功能监管。此前机构监管很明晰的可以看出分业监管模式。  李剑阁说,在中国实施分业监管之时正是包括美国等发达国家从分业监管回归混业监管的时代,且目前也有很多国家正趋向混业监管。  就以资产证券化为例,李剑阁认为,由于具有复杂性,涉及几个监管部门,在现行体制下,会提高发行成本,导致资源错配,降低效率等问题。(来源:中国证券网)  中央汇金副董事长李剑阁:汇金减持是正常的资本市场运作  “我们减持的股票是极少的一部分,是在2012年以后,2008年以后,因为市场情况不好增持的那一部分,不是我们原有的一部分,增持的那一部分是从财政借来的钱,所以我们减持是正常的资本市场运作。”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李剑阁5月30日在京出席2015年北大汇丰金融论坛暨北大汇丰商学院EDP年会时做出上述表示。  当日,与李剑阁一起出席年会的还有曹远征、周其仁等知名专家学者,多位学者就“中国经济新常态与企业发展”的相关议题发表了演讲。  “其实市场不要苛求汇金公司只有买的义务,没有卖的权利,这个太不公平了。”李剑阁表示。  刚刚过去的周末,市场关于汇金减持的议论颇多,民生证券宏观经济研究员朱振鑫认为,本次减持不仅不是市场转向的标志,相反,这可能说明中央对市场充满信心,因此才逐渐退出在危机期间的非常规措施。更重要的是,监管政策的变化从来不是压垮牛市的最后一根稻草,决定牛市方向的仍然是经济基本面。  另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出席上述论坛的还有美国投资大师吉姆·罗杰斯。他在发言中说,“我买了很多A股股票,但是我从来没有把它卖掉,因为市场是很长远的,我们必须以长远的、恰当的眼光来看待这个股票指数的问题”。在回答提问环节,他谈到,“我不认为今年中国的股市会像2007年一样崩盘,即使有很多很多的泡沫,经济泡沫在每个国家都是存在的”。  与此形成呼应的是,截至昨日收盘,沪指暴涨4.71%,站稳4800点,深成指涨幅达5.07%,创业板再创新高,报收3718.75点,涨幅4.97%,两市400余只股票涨停,共成交18095.92亿元。(来源:证券日报)

李剑阁:为什么A股战无不胜的人 到了香港都要折掉  近日,汇金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李剑阁接受采访时表示,股市是自由的,不应该带有一丁点的国家意志。同时,他认为中国的两融业务发展不均衡,“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这很危险”。  李剑阁将内地的两融业务与香港市场做对比,他举例说,内地A股市场上战无不胜的人去到香港市场上往往很容易就“折了”,是因为“香港的游戏规则是国际的游戏规则,而A股的游戏规则是中国特色的游戏规则”。  两融很危险  近期融资融券余额创下新高。数据显示,5月20日两融余额已达2万亿元。两融的增速也非常惊人,今年以来两融增速也令人瞠目。去年底两融规模尚未达到1.03万亿元,5个多月时间融资融券规模增量已超过1万亿。对于两融业务的后市空间,有分析人士甚至认为会达到3万亿。  对于“两融创新高”的说法,李剑阁纠正说,中国目前的情形是,融资很蓬勃,融券并不够。他解释道,在牛市当中,一般融资需求比较大,融券比较小。“但是正因为我们中国这两条腿,一长一短,我认为这个资本市场是不均衡的。我恰恰认为,一个健全的资本市场,融资融券应该是相对平衡的状态。但是我们这边不是,因为大家都看牛,我们很容易形成这种单边式的——融资很蓬勃,两万亿,融券只有几十亿,不到一百亿。”  李剑阁认为,两融的危险性在于,这两个业务一个长一个短,要给看多的人提供融资工具的同时,也同时要给看空的人,提供融券机制。这样市场才是平衡的,牛才不会变成一只疯牛。  他将香港市场与内地做对比说,“为什么在国内A股上战无不胜的人,跑去香港都要折掉,是因为,香港的游戏规则是国际的游戏规则,而A股的游戏规则是中国特色的游戏规则”。  国家慢牛说法危险  李剑阁认为,政府最好保持中立,你不要一会儿热了吹冷风,冷了吹热风,政府应该是,谁有问题就抓谁,监管部门在资本市场上其实就是个警察,谁做了坏事在去抓谁。“没人做坏事儿的时候,你就闲着,不要去发表这个那个的。”  他也再次强调了股市应该是自由的这个观点。对于记者“国家慢牛”的提问,他提醒到,只要脑子里有这个概念的存在,就是很危险的。他认为,国家需要的是更健康的资本市场,有涨有跌才是常态。国家希望什么“国家牛”,根本就是不可持续的,市场只能按照规律去发展,而不是主观意志。“慢牛,也不是国家希望快就快,希望慢就会慢,股市是自由的,并不应该带有一点的国家意志。”  但当下中国股市给人的印象还是政策市。《华尔街日报》5月18日报道称,中国股市上涨的收益可以给经济带来连锁反应,帮助政府整顿债务缠身的国有企业。报道称,由于北京一再为股市的上涨加油助威,中央和地方政府拥有股份的近1000家上市公司的市值增加了20.19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增长一倍以上。北京最大的愿望之一是,股市的繁荣可以帮助企业应对资产负债表上的大量债务。  随着股价上涨,一些国有企业开始借此机会出售股票或发行新股,并利用这些现金偿还大量贷款。随着各公司偿还债务并筹集资金,它们更有能力推进兼并、收购和公开募股等活动。北京希望这些活动能够使企业更有竞争力。(来源:九个头条网)

李剑阁:A股游戏规则是中国特色的游戏规则  “2015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5月23日-24日在北京举行。论坛期间,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联席院长、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李剑阁接受媒体采访表示,股市是自由的,不应该带有一丁点的国家意志。同时,他认为中国的两融业务发展不均衡,“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这很危险”。  李剑阁将内地的两融业务与香港市场做对比,他举例说,内地A股市场上战无不胜的人去到香港市场上往往很容易就“折了”,是因为“香港的游戏规则是国际的游戏规则,而A股的游戏规则是中国特色的游戏规则”。  谈两融业务:两条腿一长一短有危险  近日,融资融券余额屡创新高。数据显示,5月20日两融余额已经达2万亿元。对此李剑阁评价说,中国资本[0.92%]市场最近正式推送两融业务对于完善资本市场,是非常必要的。  “两融业务对于券商来讲,好不容易赶上牛市行情,显然愿意把两融业务做得大大的,杠杆用的足足的,把资金用的很充分,但是根据监管要求,并不是你想做多少就做多少。这个毫无疑问,你的资本金是有约束的。”  对于“两融创新高”的说法,李剑阁纠正说,中国目前的情形是,融资很蓬勃,融券并不够。他解释道,在牛市当中,一般融资需求比较大,融券比较小。“但是正因为我们中国这两条腿,一长一短,我认为这个资本市场是不均衡的。我恰恰认为,一个健全的资本市场,融资融券应该是相对平衡的状态。但是我们这边不是,因为大家都看牛,我们很容易形成这种单边式的——融资很蓬勃,两万亿,融券只有几十亿,不到一百亿。”  李剑阁强调,融资融券业务一长一短,这是有一定危险性的,我们需要两条腿一起走路。“我们要给看多的人提供融资工具的同时,也同时要给看空的人,提供融券机制。这样市场才是平衡的,牛才不会变成一只疯牛。”  他将香港市场与内地做对比说,“为什么在国内A股上战无不胜的人,跑去香港都要折掉,是因为,香港的游戏规则是国际的游戏规则,而A股的游戏规则是中国特色的游戏规则”。  谈监管部门:没人做坏事儿时候你就闲着呗  李剑阁“市场上不要一会儿吹热风,一会儿吹冷风”的言论近日也流传颇广。李剑阁在论坛期间又一次重申这个话题,并且解释说,这并非针对这一波市场发表的临时感慨,他甚至还翻出“如烟往事”将此番言论的来由又讲了一遍。  虽然是老话题,但是他此番言论的内涵永远都是如此:政府最好保持中立,你不要一会儿热了吹冷风,冷了吹热风,政府应该是,谁有问题就抓谁,监管部门在资本市场上其实就是个警察,谁做了坏事在去抓谁。“没人做坏事儿的时候,你就闲着,不要去发表这个那个的。”  同时他也再次强调了股市应该是自由的这个观点。对于记者“国家慢牛”的提问,他提醒到,只要脑子里有这个概念的存在,就是很危险的。他认为,国家需要的是更健康的资本市场,有涨有跌才是常态。国家希望什么“国家牛”,根本就是不可持续的,市场只能按照规律去发展,而不是主观意志。  “慢牛,也不是国家希望快就快,希望慢就会慢,股市是自由的,并不应该带有一点的国家意志。”  谈沪港通深港通:是临时机制会消失  沪港通开通半年有余,如今深港通开闸在即。在近期股市大盘大涨的情形下,深港通将对中国的资本市场产生何种影响,成为很多人关心的话题。李剑阁却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表达了他的观点。  首先,李剑阁解释了当初搞沪港通的初衷和原因:沪港通在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内外资本市场不能打通的时候,我们做的进行的一个制度性的安排,让投资者有机会、在一定的总量控制下,可以进行的互联互通。如此一来,让投资者可以分享好处。“这是在人民币暂不能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情况下安排的。这个安排,也是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创造条件的,或者说是一个尝试,测试一下压力,市场欢迎程度等等。”。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可以设想其他通是不是也要实现?”李剑阁自问自答到,“你说的这个通那个通,我并不认为会出现。为什么?央行负责人说,今年我们要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其实已经实现了很大一部分了,我们只需要按照原定的时间表,实现人民币在资本项目有管理的可兑换。那么我想问大家,如果实现了这个资本项目完全可兑换,这种临时性的、过渡性的机制,还会存在吗?就会消失。”(来源:凤凰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