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玻璃反应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搪玻璃反应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不要打开这扇门-(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8:00 阅读: 来源:搪玻璃反应釜厂家

这是一个阴雨天,天空灰蒙蒙的不见边际,仿佛整个世界都被笼罩在阴霾之下,沉闷而又压抑。陈生打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徘徊。

他的裤脚已经完全湿透了,劣质皮鞋里也灌满了雨水,可是他的上身依旧西装笔挺,干净整洁,一副标准的精英形象,陈生刚大学毕业,他这一身是专为找工作而准备的。

他在城市里转了一个多月,工作还没有着落,钱却花的差不多了,想着每天睡旅店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陈生决定租一套房子,单间也可以,这样可以省下一笔钱,他现在花着的钱,都是老家父母辛苦赚来的,花着心疼。

他在街上兜兜转转,看到出租信息就打电话过去,可是房租不是太高就是一次付清一年的费用,陈生找了一整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

天快黑了,雨却还是没有停息的样子,陈生的心里很烦躁,他打着伞站在电线杆下,掏出一支烟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

或许是下雨的原因,这烟抽起来和平时的味道很不同,他叹了口气,想掐掉这支烟,但又有些舍不得,犹豫时,却发现电线杆上贴了一张写着出租房屋的白纸。

他想了想,还是按照上面留下的电话打了过去,没多久就接通了。

“你好,我在电线杆上看到了出租房屋的信息,想询问一下,房子现在租出去了没有?”

对方的声音冷冰冰的,听起来像是个中年男人:“一室一厅,五百一个月,押一付一,有兴趣的话就过来看房。”

五百一个月居然还是整租?这么合适!陈生连忙问了地址,他发现就在自己身后的小区里,干脆现在过去看一下也好。

他立刻提出了现在看房的要求,没想到却被对方给一口拒绝了。

“现在可不行,天都快要黑了,不行不行,等天亮你再来看吧。”说罢,那人也不管陈生什么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陈生挠挠头,没准房东并没有住在这附近,自己的要求或许有些唐突了,他记下手机号码,踩着雨回到了旅馆去。

第二天一大早,陈生就打电话告诉房东自己打算去看房,这回房东答应的很干脆,陈生不敢让对方久等,他匆匆忙忙的出了门,很快就站在了出租屋小区的楼下。

这是个老小区,墙皮都有些剥落了,陈生打电话告诉房东自己已经到了,没想到房东居然已经在楼上了,陈生有些不好意思,到底还是让人家等了自己一会儿,他连忙上楼,敲响了302的门。

很快,一个中年男人过来开门,他高高瘦瘦,眉间有很深的川字纹,嘴角向下耷拉着,看上去严肃而又不近人情,他淡淡的瞥了一眼陈生,面无表情的说道:“房子都是装修好的,什么都不缺,水电费自己付,家具没事别总移位,如果损坏了什么东西,必须照价赔偿。”

陈生在房东背后偷偷挑眉,这房东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但是这房子却出乎陈生的意料,他本以为这么低的房租,只可能是毛坯房,有张床就很不错了,可是这室内的装修和普通家庭没什么两样,电冰箱洗衣机样样都有,真的就像房东所说,什么都不缺。

昨天房东在电话里说是一室一厅,可是陈生发现分明是两室一厅,他刚要拉开卧室的门,意外的发现上面挂了一把铁锁。

“你在干什么!谁允许你打开那扇门了?”

房东突然间的咆哮吓了陈生一跳,他的手立刻缩了回去,有些心有余悸的搓着手指,房东对他怒目而视,吼道:“你要是想租这房子,就给我记住,不要打开这扇门!”

莫名其妙,陈生抿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肯定找不到比这更加合适的房子了,更何况是一月一付房租,他连忙道歉,房东哼了一声,对陈生的态度越发冷漠:“你要是看好了就把租房合同给签了,记住,千万不要打开这扇门。”

房东再次强调着,陈生点了点头,他快速阅读了一遍租房合同,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条款,才在房东鄙夷的眼神下签了字。

房东走后,陈生松了一口气,暗暗庆幸,终于算是安定了下来,接下来只要安心找工作就可以了,他怕过了午时旅馆加收费用,连忙将行李搬了进来。

当天,陈生收拾屋子到天黑后,累的四肢无力,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晚上,他突然被一阵哭声吵醒。

那声音若有似无,又像近在身边,陈生打了一个激灵,立刻清醒了过来。

是一个女人的哭声,嘤嘤的时不时带着抽泣声,陈生打了个冷颤,这声音就在房内的某处,催命般钻进陈生的耳朵里,他颤颤巍巍的从床上走下来,按亮灯,在房间里搜寻起来。

其实并没有什么可以找的,打扫房间时他都里里外外的看过一遍,除了那个上锁的房间。

那房间里到底有什么?陈生不自觉的向上锁房间的门口走去,哭声似乎也因此更加清晰了。

他犹豫着拽了拽锁头,没有一丝能打开的样子,陈生只好趴下来,眼睛顺着门下的缝隙向里看。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正当他准备起身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在他视线可及的地方一闪而过。

“哇!”

陈生惊得尖叫一声,一屁股坐倒在地,虽然那一瞬间很短,但他仍旧看清那东西的轮廓,像一个小小的孩子,四肢并用的在地上快速的爬行着,也或许,是只猫儿。

总之,房间里有什么活物存在着。

陈生找了只手电筒,深呼吸,有些心有余悸的趴下来,用手电筒的光向门缝里照着,他缓缓的低下头来,凑到了门缝下,这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那门缝里,也有一只眼睛,在定定的看着他。

陈生大叫一声,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喂喂,快起来,你怎么睡在这里?”

陈生迷迷蒙蒙的睁开眼,见到房东正一脸怒气的站在他的头顶上,他吓了一跳,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怎么进来了?”

陈生当然知道房东有钥匙,但是房子既然租给了自己,没有他的同意就是房东也不能随意进出,他自然表现出十分的不高兴。

房东冷哼一声:“我自己的房子,进来咋了?昨天把车钥匙忘在了这里,现在来取。”

陈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桌子上果然有一把车钥匙,他也不好多说什么,这么便宜的房租的确再没地儿找了,房东拿了钥匙,正要出门,突然回过头来,严肃的告诫道:“千万不要打开那扇门!”

陈生一下子就想起了昨晚的事情,他连忙问道:“这房间里面有什么?我昨天可是听到里面有声音,不会是进去小猫小狗了吧?”

房东愣了一下,皱着眉,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一些杂物而已,没准是进去了老鼠,你可千万不能打开这扇门啊,不然房子就不租给你了。”

说完,房东就出去了,还把门关的震天响,像是对陈生及其不满似的,陈生看着上锁的房间挠头,难道真是老鼠,可昨晚看到的那只眼睛,分明……陈生感到一阵恶寒,那眼睛看起来就像是个小孩子的,白眼仁少,黑眼仁多。

他摇了摇头,大概是最近找工作压力太大了,看错了也说不定,他努力想去忘记这件事情,但是一整天,那缥缈灵幻的女人哭声都萦绕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他在人才市场跑了一天,基本上合适的和他专业不对口,对口的又不合适,他真是没有想到,一些公司的实习期长不说,工资还极低,真是没有办法,一整天下来,也没有找到适合心意的工作。

晚上,他回到家中,草草的吃过一顿泡面,匆匆洗漱过后,就躺下休息了,他担心晚上再次被吵醒,还特意用被子捂着脑袋,很快就睡着了。

半夜里,陈生突然间惊醒,他感觉床边仿佛站了一个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已一样。

他的头上很快渗出一层冷汗,因为他发现,自己侧躺在床上,完全的动不了了,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身体像是被千斤重物压的喘不过气来。

有什么滑而长的东西从脚底的被子里钻进来,顺着他的身体缓缓往上爬着,陈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那东西终于爬到了陈生的脸上,他的眼前转瞬间就被无数黑丝遮掩了,整个身体都被头发所吞没。

不能呼吸了,陈生的耳边再次响起,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抽泣声。

叮铃铃!

一阵闹钟声响起,陈生猛然坐起身,他满头满脸的汗,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气,刚跑完百米赛跑似的。

“原来是一场梦,吓死我了。”陈生拍了拍胸口,他稳定了下情绪,起身,然后在身下发现了一根黑色的长头发。他满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动不动的盯着这根长发,打心底里冒着凉气。

到底是梦,还是真实经历的?陈生疑惑了,他发现长发不只一根,他光着脚站在地板上,沿着长发掉落的轨迹向卧室外走去。

最后一根长发落在上锁房间的门前,陈生皱眉,他才不信房东说的房间里放的是杂物,他此刻十分好奇,总觉着里面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可是一想到房东的警告,陈生就退缩了,他吃了一个馒头,然后早早出门,往人才市场走去。

刚要出单元门,陈生就意外的看到了房东,他不太想和这种不好打交道的人打招呼,就想着等他过去自己再出来,没想到房东遇到了熟人,站在单元门口聊起天来。

“老王,你家的房子租出去啦?以前的那小姑娘不是租了一年的吗?这还没到时间怎么就走了。”

老王就是陈生的房东,只见他嘴角耷拉的厉害,显然听完这话不太开心,语气生硬的说:“咋地,人家想走就走我哪管得着,你也太多事了吧!”

那人也被房东这副傲慢的样子气的不轻,竟然揭起房东的短来:“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可就住在你那出租屋的隔壁,你一个已婚男人,还去惹一个小姑娘,真是不要脸!我看啊,那姑娘八成是不堪受扰,躲你才搬走的,就知道欺负人家年纪小又是外地人!”

说完,那人恨恨的往地上吐了口吐沫,看也不看脸色变得铁青的房东,背着手就走了,陈生心里有些闷闷的,他当然知道一个人在外地有多不容易,那个姑娘也是倒霉,租房子居然遇到房东这样的人渣。

他心里纵然表示同情,可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他现在也是租住在房东的屋子里,等房东黑着脸离去后,陈生才走出来,向人才市场赶去。

中午时天空突然阴沉沉的,应是快要下雨了,陈生想起自己出门没有带雨伞,他连忙趁雨水还没落下时回到出租屋内,一进门,陈生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细查看时,陈生惊讶的发现,那上锁的卧室门,居然被打开了,他皱着眉想要过去查看,却被突然走出来的房东给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进来呢,虽然是你的房子,可是现在毕竟已经租给我了啊!”

陈生很是气愤,这已经是第二次发生这种事情了,房东一脸的无所谓,他回手将门锁上,冷冷道:“不愿意就滚!老子的房子愿意租给你你是这儿的房客,老子要是不愿意,你爱睡哪睡哪,怂玩意儿!”

陈生将拳头捏的咯吱作响,可是他不能,不能按心中所想的将房东按在地上狠k一顿,他紧紧的咬着唇,努力平复着心中的怒火,可是房东偏偏要再羞辱他一番:“我看你也别找什么工作了,好点的房子都租不起,还是回家种地去吧,这城里不是你个穷小子能混开的。”

欺人太甚!陈生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哪容得下被房东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他当即大声的怼了回去:“你果然只有欺负外地人的能耐,我看上个房客,那个女孩就是被你给欺负的受不了,你良心上也能过得去?”

房东本来已经打算要走了,听到陈生这样说,当即怒目圆睁,扯着他的衣领吼道:“你怎么知道上任租客的?你还知道些什么?你……”房东看了看上锁的房间,又转过来看了看陈生,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你是不是打开那扇门了!”

陈生被他这副样子吓坏了,毕竟他还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大孩子,陈生连连摇头,房东猛地松开陈生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打开这扇门!”

说完,房东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陈生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他总觉得,刚才房东的样子就像要杀掉他一样,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再次望向上锁的卧室,那里面究竟有什么?

陈生想了很久,直到天都黑了下来,他决定要把门打开,一看究竟。

他又仔仔细细的将锁研究了一遍,上大学时因为家中的贫穷,陈生经常做一些兼职,或者有偿帮同学修理电脑,开锁也曾经学过一段时间,不过后来因为学习的东西多了而放弃。

幸运的是,这把锁是一把老式锁头,最好打开的那一种,不出半小时,就被陈生给鼓捣开了。

里面像陈生所想的一样,并没有任何的杂物,黑暗中隐约可见一张凌乱的双人床,窗帘将整个室内遮掩的严严实实,一丝光也没有,陈生按亮房间中的灯,再向室内看去。

床上还随意的叠放着几件衣服,颜色鲜艳,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才会穿的,房间的墙壁上贴着一面简易镜子,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些瓶瓶罐罐,陈生走近一看,发现是一些化妆用品,水乳霜一类,应是刚买不久,都还剩了大半瓶。

陈生很疑惑,那个女孩子不是已经走了吗?为什么衣服和化妆品还在房间里。

他皱眉翻看着,柜子里的衣服有很多,鞋柜上面也摆满了女式鞋子,他在抽屉里发现了一本笔记,里面的内容竟然是女孩儿的日记。

日记1:搬到了新家呢!两室一厅,环境很不错,最重要的是离人才市场很近,方便我去找工作,就是房东太严肃了些,看我的眼神也很奇怪。

陈生挑眉,看起来女孩儿也是刚刚毕业,来这里找工作的,他翻着页,继续往下看。

日记2:真是奇怪,为什么我晾在洗手间里的内衣不见了一件?除了我可就只有房东有钥匙了,可是那个严肃的怪大叔,怎么可能在我出门的时候偷拿我的内衣啊!一定是我想太多了。

日记3:我该怎么办?我应该报警吗?可是,可是我还没有结婚,没有过男朋友,传出去要我怎样做人?而且,我一次性付清了一年的房租,我已经没有多余的钱了。

这一页并不平整,陈生仿佛看到,昏黄的台灯下,一个年轻女孩一边哭着一边写下了这些让人难过的句子,泪水一滴滴的打湿了日记,陈生咬着嘴唇,房东不会是玷污了女孩吧?

下一篇日记的日期竟然隔了半年之久。

日记4:我发现我怀孕了,这真是一件极其糟糕的事情,我居然怀了罪人的孩子,可医生说,孩子在我肚子里已经有六个月大,我打算生下这个孩子,当然,房东一定要为这个孩子而负责。不过,当我打电话告诉他时,他的态度很恶劣,坚持要我去打胎,孩子,妈妈发誓不会让你那么早上天堂的。

“这个畜生!”

陈生用力的拍了下桌子,他居然真的侵犯了孤身一人在外地找工作的年轻女孩,真是太可恶了!

陈生再往下翻,赫然看见用鲜红的笔写下的一篇日记。

日记5:有新租客搬进来了……

日记上的时间正是陈生搬进来的那一天。

啪!

突然,房间里的灯灭掉了,陈生感到有风声从背后传来,他猛地一回头,被一根棍子迎面拍的七荤八素。

“啊!是你!”

只见房东拿着棍子站在陈生的身后,一脸狞笑:“白天我就怀疑了,你果然打开了这扇门!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去死吧!”

来不及多想,因为房东手里的棍子已经向他砸了过来,陈生连忙爬起来,一个打滚,从床上滚到了另一边,与房东对峙着。

“本来我还有些忌讳,天黑从来不进这房子,不过这么久过去也没发生过什么事情,哈哈,人死如灯灭,没什么可怕的!”

灯光熄灭的房间,房东的脸在黑暗中,诡异而又扭曲。

陈生心里明白,恐怕那女孩已经被房东给害死了,他正摸索着身边有什么东西可以防身,突然。房东惊恐的大叫一声,身体猛地向墙壁飞去。

嘭的一声响,陈生吓了一跳,这力度不死也得断几根骨头,他趁机跑到房间外,用锁头将门重新锁死,房间里传来房东绝望的惨叫声:“我不是故意要杀了你的,是你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我可是已经结婚的人了啊!你快放过我吧,求你了!”

紧接着传来大力拍门的声音:“开门啊!求你了快开门啊!有鬼,有鬼啊!”

陈生连连后退着,他手抖的打开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很快就来了,当他们打开房门,房东正傻愣愣的坐在床上哭,而后又笑,疯了一样,他满头满脸的鲜血,看着真和疯子没什么两样,根本不用询问,他就一股脑将自己的罪行倒了个干净。

按他所说的,警察在床底下找到一个行李箱,打开来,果然找到了上任租客的尸体。

陈生自然是搬出了这栋房子,他很快就找到了称心如意的工作,不过打这以后,他再也不敢租住太便宜的出租屋了。

临汾路桥管网SBB玻璃钢管严格按标准保存

韶关市武江区代写投标书公司标书怎么做

定制注浆管南昌隧道用注浆管

混凝土预制构件生产线混凝土预制构件生产线报价

青羊市东风天锦5000轴距煤油运输车汽油运输车改装厂

船用铝粘钉价格船用盖帽批发

定量给料机淄博ZW系列给料机推荐

韶关市翁源县做年度审计报告的公司

强击式破碎机淄博移动型可逆强击式破碎机生产工厂

井室钢模具福建井体钢模具方形井室模具厂家供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