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玻璃反应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搪玻璃反应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独家专访新喜剧一哥艾伦演员没有不想红的但红了之后呢黄嘉千

发布时间:2020-10-18 16:45:13 阅读: 来源:搪玻璃反应釜厂家

图为:艾伦时不时会晒自己的搞怪照片

图为:艾伦在《羞羞的铁拳》中的剧照

楚天都市报记者戎钰

上映21天后,根据同名话剧改编的喜剧电影《羞羞的铁拳》票房达到了19.5亿元。如无意外,过完这个周末它就会突破20亿大关,晋升至中国电影票房榜第6名,也是中国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2D电影。

10月15日晚,该片男主角、被影迷定义为“明明可以靠脸吃饭,非要走搞笑路线”的著名喜剧演员艾伦在汉公演同名话剧。楚天都市报记者在后台独家专访这位34岁新生代喜剧“一哥”,聊聊他们这帮“话剧咖”是如何改变国产喜剧江湖的。

我们这帮人从不混演艺圈

沈腾、马丽、艾伦——著名话剧团队“开心麻花”的3员猛将,先从话剧舞台红到央视春晚,又在电影圈激起千层浪。前有《夏洛特烦恼》拿下14亿票房,如今《羞羞的铁拳》又创造了新历史。由于艾伦拥有一张“喜剧演员里最帅的脸”,居然突围成为喜剧界的“花样美男”。

C(楚天都市报):今天你是来武汉演话剧版《羞羞的铁拳》,电影版可以反复拍、各种调整,但演话剧要一气呵成。所以你在舞台上最怕什么,忘词?

A(艾伦):(思考)都是专业演员,忘词的几率很小,除非瞬间脑子懵了。我们在舞台上都很有默契,对方眼神一游离,我们就互相弥补,这是舞台上的表演技巧,即兴弥补一些事故。但真正可怕的是,我之前演古装,头套在舞台上掉了……而且还是一场激情澎湃的戏,正在悲愤之中,忽然长头套掉了,那真控制不住,笑场了。按道理,舞台剧是不能笑场的,不专业。好在麻花的观众对我们很宽容,看我们绷不住了,他们也跟着笑笑。

C:马丽说,她一直都觉得你应该更红,如果这次你还“出不来”,就只能怪命运了。

A:这是红包发到位了(笑)。我跟马丽是老搭档,合作十多年了,我们是互相看着对方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马丽每次都能抓到出现在她面前的机会,演喜剧,女孩本来就比男孩难,马丽抓住了自己最擅长的特点,尽管那个特点不是她最喜欢的,但她知道观众爱看什么,就牺牲掉自己的美,让观众开心。我很佩服她。

C:那你怎么看“红”这件事?

A:我说心里话,演员没有一个不想红的,但是要琢磨一件事,就是红了之后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演员拼的其实是一个(艺术)寿命,我是这么认为的。说心里话,我有现在的这个……也谈不上成就,就说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要感谢开心麻花,像什么“大家庭”那种话我就不说了,麻花真的能给大家一个用心去创作的氛围。我们这帮人很单纯,站上舞台就只想怎么把角色演好,而不是要不要跟导演打交道?要不要混演艺圈?要不要更擅长为人处世?我们不用,我们在一起唯一做的事儿就是把戏搞好,踏实地一步一步往前走,直到机会出现,把握住!

C:《羞羞的铁拳》火了之后,很多女生都说你明明可以做偶像派,却在喜剧里搞笑。

A:我首先真的不认为自己是偶像型的,你让我在舞台上干什么都行,就是耍帅我不太有自信。我愿意挑战和我外表、性格反差特别大的角色,像这次的《羞羞的铁拳》,不管是男身的艾迪生还是女身的马小,对我来说都是挑战,特别过瘾,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

C:那你排斥演霸道总裁吗,有流量的那种“玛丽苏杰克苏”剧?

A:都不用什么流量,只要是霸道总裁我就愿意演,我其实就想感受一下那种角色是什么样,我好奇。只要角色丰满、有意思,有发挥余地,无论是不是喜剧、正派反派都可以,人、动物也都可以(笑)。

男一号有能者来

不适合就要让出来

如果说《夏洛特烦恼》的票房成功有偶然因素,那《羞羞的铁拳》再破纪录,就代表着“开心麻花”已经成为国产喜剧的金字招牌。“开心麻花”在电影上的招数看似简单,就是将自己的原创话剧改编成同名电影,成本低,回报大。但在艾伦看来,这貌似轻松的背后,是这帮话剧人长达15年的躬身磨练。

C:表演行业有个鄙视链:演电影的看不起演电视剧的,搞舞台创作的瞧不起其他所有的。你怎么看这个关系?

A:还有这个?真不知道,那我可能是离这个圈子太远了。我觉得任何领域都会有好演员,不存在(鄙视)。

C:但舞台剧演员的名利回报,确实比不上偶像剧演员。

A:我们在麻花的舞台上干了这么多年,一直不走,是因为我们喜欢舞台剧,喜欢在舞台上给大家表演喜剧的感觉。这么多年也有很多机会去外面拍东西,但大家都留下了。

C:濮存昕曾经公开批评他们北京人艺的年轻演员,都出去拍影视剧赚钱了,不愿意回去创作舞台剧。你面临过这种抉择吗?

A: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做演员的没有不想红的,但濮存昕老师说的也对,那是他在他的层面上应该想的事情。演员本来就是一个高压力职业,观众会理解我们,我们也能理解同行,没有对错之分,每个人追求不同。

C:现在我们都说,“开心麻花”已经成了中国喜剧的王牌了,就这两三年突然“登顶”了。

A:这个话题,要不夸“开心麻花”就真说不过去了。已经快15年了,这十几年我们“开心麻花”就只干了一件事,就是琢磨喜剧到底应该怎么创作、怎么演。有了这么多年的积累,才能摸准观众的脉搏,才能有现在这个好的模式,就是拿话剧改编电影。我们用一千多场话剧试炼,来试这个故事和桥段能不能被观众接受。能,那就改成电影。这是别的团队都做不到的,因为需要大量的时间来铺垫,而我们就是一帮情投意合的人干了一件非常专一的事,所以它会成功。

C:“开心麻花”接下来还会翻拍话剧,你会继续担任男一号吗?

A:我们是有能者来,像《羞羞的铁拳》,可能我比沈腾更适合,就我来演。如果下一部的男一号不适合我,我就要让出这个位置。谁合适谁来,而不是看一个人有多火,才能保证最后的呈现能达到我们的标准。“开心麻花”的成功从来不是取决于某一个人。

C:你在事业上最大野心是什么?

A:周星驰一直是我的偶像,我觉得他引领了观众的喜剧审美,他是大师,而且是我能“够到”的大师。这是我努力的目标,也希望开心麻花能引领大家对喜剧的理解。

青储机价格

KC认证

猪场废水处理设备